威尼斯人国际网站

郑怀贤与周恩来的武医情缘

武当杂志2019-12-01 14:14:33

一、“武医宗师”郑怀贤

郑怀贤,1879年生,河北安新人。中国闻名中医骨伤科专家、武术家、教授。1907年被当地“飞叉大王”李洱庆收为弟子,学飞叉,兼学得一手接骨、捏腰好本领。历时七八载,已成为有名的“新飞叉大王”。后师从魏昌义、魏金山学艺6年,习得戳脚翻子、鹰爪翻子等技艺。后又师从当时中国最负盛名的武术家孙禄堂,学得太极、形意、八卦、擒拿、飞叉方面的武艺和一些罕见的治疗骨伤药方的配制方法,医术医理得到系统完善。

1928年,郑怀贤南下上海,经孙禄堂推荐,在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国术。其先后在上海中华体育会、上海交通大学、上海西江体育师范学校担任武术教员。同时跟师兄孙存周学习孙氏八卦拳。数年后郑怀贤武功大进,尤其在实战技击方面开始显露头角。不久被沪上大亨杜月笙看中,结为金兰,成了杜月笙的贴身保镖。1936年,蒋介石点名让其参加在柏林举行的第十一届奥运会,其绝技令希特勒目瞪口呆,从此威名远播。回国后,应邀担任国民党中央军校国术教练。1938年,随中央军校迁往重庆,定居四川。

解放后,郑怀贤担任成都体育学院教授。先后为贺龙、董必武、徐特立、李先念等国家领导人治疗伤痛,无不奏效。董必武在进行最后一次治疗后,对郑怀贤说:“郑先生你有这么一手高超的医技,应该用于社会,为广大人民群众造福啊!”郑怀贤受此启发,遂创办了中国第一家体育医院——成都体育学院附属医院,开创了中国体育医院之先河。1960年,郑怀贤又创办了运动保健系(1978年更名为运动医学系)和运动医学研究室,亲自讲授正骨、按摩和伤科用药的经验,全身心地投入到伤科诊疗、中药、按摩的研究、教学和临床等工作中。郑怀贤对中医骨伤科造诣很深,人称“骨伤圣手”,疗效如神。他归纳出郑氏正骨12法、郑氏伤科按摩13法、经穴按摩8手法、郑氏伤科经验穴位55个,在拓展传统武术的医疗功能方面做出了极为重要贡献。

郑怀贤以高尚的武德修养、对武学医疗功能的开拓与发展和对武术训练体系的熔铸与探索,确立了他成为二十世纪中国最杰出的武术家之一的地位,被后人尊称为“武医宗师”。

二、郑怀贤用内功秘密为总理治疗手伤

1963年12月14日至1964年2月4日,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外交部长陈毅的陪同下,连续访问了埃塞俄比亚等非洲10国以及阿尔巴尼亚。之后又于1964年2月14日至2月29日,访问了缅甸、巴基斯坦和锡兰。这些外交活动,是新中国外交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但是,人们一直不知道周恩来总理在这项前所未有的系列外交活动中曾经负伤,并由此引发了一段感人至深的传奇故事……

周恩来在访问埃塞俄比亚时,根据行程安排,周恩来一行去首都郊区的一家农场参观。这天,由于当地降雨周恩来在下宾馆台阶时,不慎滑倒,右手下意识地往地上撑了一下。由于总理的右手当年在延安时坠马摔伤过,留下了众所周知的后遗症。现在这么一撑,更是雪上加霜,再次负伤。

陈毅和随行人员当即将周恩来搀扶起来,退回迎宾馆马上召来随医生紧急治疗。埃方国王当即命令其私人医生前往迎为周恩来检查。专家认为必须慎重诊疗,建议立刻去医院,但周恩来根据自己的感觉,又征询了随团医生的意见,认为“没有问题”,坚持按照预定的计划进行外事活动。

当天晚上,周恩来的手伤发作,疼痛不已,严重影响了睡眠。第二天,周恩来离开埃塞俄比亚,仍按原计划前往这次访问计划中的最后一个国家——索马里。在索马里的3天外事活动中,由于与东道主方面各界人士频繁地握手,周恩来的右手出现了肿胀,非常痛苦。最后一天,当周恩来和送行的东道主握别时,额头已经沁出了密密的汗珠。

情况紧急,陪同人员立即电报党中央,毛主席听后十分关心周恩来的伤势,并回电要求周恩来暂停访问,立即回国治疗。

周恩来坐下后,一边让随团医生给他做冷敷止痛治疗,一边对陈毅说:“从现在起,还有10天时间240个小时,我这手伤必须治好。”

陈毅点头:“对!回到国内后,我马上和卫生部联系。”

周恩来之所以要求在10天内治好手伤,是因为根据预先的安排,他将在春节后的次日即2月14日,前往缅甸、巴基斯坦和锡兰访问,继续进行这项新中国外交史上最大规模的外交活动。

周恩来、陈毅一行返回北京后,陈毅当即跟卫生部联系。当天下午,周恩来在邓颖超的陪同下前往国内治疗骨伤权威医院解放军301医院接受检查。经专家会诊得出的结论是:伤势严重,没有形成骨折,但“伤筋动骨一百天”,治疗周期至少得两个月。

两个月那2月14日的出访怎么办周恩来皱起了眉头。经过反复考虑,总理没有接受治疗,随即返回中南海寓所

毛泽东得知301医院的结论后,亲自给周恩来打电话,安慰总理不要着急,总有办法解决的,西医不行,还有中医嘛,中国医学博大精深,什么时候都不能丢的,并说已经让陈毅再跟卫生部方面联系了。

卫生部认为,中医对于骨伤治疗自有一套独特而行之有效的手段,所以,他们建议可以考虑请中医骨伤科专家诊治。

陈毅把卫生部的意见转告给周恩来。周恩来笑了:“对了!贺老总以前对我说起过四川有位姓郑的武术家,特别擅长治疗跌打损伤!”

于是,周恩来给贺龙打了电话。贺龙笑道:“总理啊,您放心,这事能够解决,只要找郑怀贤先生,当天就能见效果!”

天下午,周恩来听贺龙介绍后,说:“好,那就请这位郑老师给我治疗吧。我到成都去。”

国务院办公厅当即紧急通知中共四川省委:周恩来总理将飞赴成都请郑怀贤紧急治疗手伤。

当天下午,成都体育学院党委接到省委办公厅的通知:请立刻派车把郑怀贤先生送往省委。

当时郑怀贤正在给武术系的学生上擒拿格斗课,由于情况紧急,当即中断,改由另一位教授指导学生互练。郑怀贤到省委一看,竟是省委书记李井泉召见,不禁愕然。李井泉客气地询问了一些关于治疗跌打损伤方面的医案后,交代了一桩特殊使命:准备给一位中央首长治疗跌打损伤。出于保密需要,请郑先生不要回学校,省委安排你住到一个处所去。

后,省委办公厅就派车把郑怀贤送往成都市金牛招待所。由于已了解中央首长的伤情,郑怀贤到了那里后,便立即打电话到成都体育医院,让把一些药丸、膏药迅速送到金牛招待所。

2月7日傍晚,周恩来在邓颖超的陪同下飞抵成都,下榻于金牛招待所。周恩来惦记着2月14日的出访,治伤心切,抵达后没有休息,就提出要求:“请郑怀贤先生过来。”

郑怀贤直到进了门才知道竟是给共和国总理治疗,心中非常激动,连忙鞠躬行礼。

周恩来大步上前,忍痛和郑怀贤握手。周恩来把受伤经过和之后去情况简述了一遍。说着,让邓颖超把X光片拿给他看。 

郑怀贤还没有打开X光片袋就开口道:“总理的手伤,并没有伤及骨头,只是软组织受伤不轻,又没有及时得到有效的治疗,所以产生了肿胀疼痛现象。……刚才总理跟我握手时我就已经感觉到了。” 

周恩来叹道:“郑老师医术高明,果然名不虚传啊!” 

郑怀贤运用他那精湛的内家气功在周恩来的手部按摩、捏拿。一番治疗后,周恩来惊奇地对邓颖超说:“哎!郑老师这样一弄,疼痛马上减轻不少呢!”

郑怀贤按摩捏拿一阵后,当场调制了中药敷在伤处,然后交代了饮食禁忌,最后说:“这药用上去后,应该在24小时内可以明显见效。明天我再给总理继续治疗。”

郑怀贤的治疗确实有奇效。当天晚上,周恩来就感觉到受伤部位不像前几天那样痛了,夜里好好地睡了一觉。次日早上,周恩来自己打开裹在手上的纱布,惊喜地发现竟然已经消肿了,不禁高兴地说:“郑老师真了不起啊!”

下午,郑怀贤又来为周恩来治疗。治疗中,周恩来跟郑怀贤谈起了他的右手在延安时受伤和后来治疗的情况,感叹道:“哎,那时如果有你郑老师治疗,我的手就不会留下后遗症了!郑老师的这门绝技有传人吗?”

郑怀贤回答说已经把自己的医技和秘方都传下去了。周恩来欣慰地点头:“对,应该传下去,造福于广大人民群众。”

从1964年2月7日到2月12日,郑怀贤一共给周恩来进行了6次治疗,周恩来的手伤就已经基本痊愈。

2月12日是这年的除夕,当天下午,郑怀贤给周恩来作了最后一次治疗。周恩来高兴地说:“真的多谢郑老师了,你这次可真是帮了我的大忙,后天我出访时又能够从容地跟人握手了。”

郑怀贤想了想,说:“总理,每次出访您都得跟很多人握手,这对您的手伤彻底恢复肯定是不利的。我教给您一个姿式,您再跟人握手时,对方就握不痛您的手了。”周恩来惊奇道:“哦,还有这样的动作?那我得学学了。”

郑怀贤把中国擒拿术中的一个姿式教给周恩来。他试了试:“哎,果真如此!”随即转脸对邓颖超笑言:“这真是:处处留心皆学问,行行业业出状元!”

郑怀贤关切地说“这次只是紧急性的特殊治疗,希望总理完成出访任务回来后,再抽时间彻底治疗一下。”总理点头答应了他的请求。

治疗结束后,周恩来让邓颖超结账付钱。周恩来说:“这是我个人的事情,不是四川省委的事。我自已走路不小心而摔了跤,所以这治疗费应该由我个人承担。”

为了表示对郑怀贤的感谢,周恩来、邓颖超夫妇热情邀请郑怀贤和他们共进除夕晚餐这是郑怀贤终身难忘的一顿年夜饭。次日,周恩来飞返北京。

1964年2月14日,周恩来按照预定计划,离开北京,对缅甸、巴基斯坦、锡兰三国进行了为期16天的正式访问。出访期间,周恩来每天都要跟许多外宾握手,但没有再发生伤痛现象。

周恩来请郑怀贤治疗手伤获得成功一事传到毛泽东主席那里,毛泽东高兴地说:“我们中国确实有许多外国所没有的优秀绝技,我们应该好好挖掘,造福全人类。”

1964年3月中旬,周恩来邓颖超的陪同下,再一次前往成都进行彻底治疗。第二次治疗共用了7天时间,在这7天的治疗时间内,郑怀贤每一次都尽心尽力,一边给总理按摩和捏拿,一边讲解我国民间的一些中医理论精萃,周恩来也和郑怀贤聊起了国外所见的一些趣闻趣事。郑怀贤在谈到自己以前的生活经历时,他表示为以前当作国民党武术教官而后悔,周恩来听了劝慰说:“过去的事不必放在心上,一切都要往前看,我以前还当过黄埔军校的政治部主任呢。”周恩来的一番宽心之语,让郑怀贤感到总理的宽大与博爱。

经过7天治疗,周恩来的手伤终于彻底好了再也没有阴雨天酸痛现象发生。分别,周恩来给郑怀贤留了一个电话,邓颖超也发出了盛情地邀请。

三、周恩来解救郑怀贤于危难之际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由于曾经担任过国民党的武术教官,郑怀贤受到了造反派的残酷迫害,被打倒成为“反革命分子”和“反革命特务”,为此郑怀贤每天遭到游街批斗,还被红卫兵打残了一条腿。

正当这种迫害逐步升级郑怀贤的生命陷入危难的时刻四川省军管会一位负责人突然接到国务院总理办公室的电话:“总理让询问一下,成都体院的郑怀贤医生受到冲击没有?总理指示,郑怀贤医生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大好,要好好照顾,不要让他受委屈了。”就是这个电话改变了郑怀贤的命运,正处于生死关头的郑怀解救于危难之外。

粉碎“四人帮”后,1979年郑怀贤被选为中国武术协会主席。

1985年10月31日,郑怀贤因心脏病医治无效去世,享年87岁。2003年12月顺应中央科研院所改革要求,成都体育医院划转到四川省,更名为四川省骨科医院,另名成都体育医院、成都运动创伤研究所。

目前,郑怀贤武术传人有贺顺定、吴兴与等及友周剑南,医学传人有张世明、常振湘、冉德洲等人,他们分布在全国各地,为我国的武术事业和医疗事业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Copyright © 威尼斯人国际网站@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