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国际网站

追忆先贤|病理学家李志尚教授2016年元月口述实录

医界春秋2020-02-13 16:33:52



编者按:2017年3月12日,原武汉协和医院病理科创始人、广西医科大学教授李志尚因病去世,享年101岁。此文为2016年1月17日作者对李志尚教授(时年100岁)进行专访后,根据李老口述所整理的采访实录。现重发此文,以表达对李老的缅怀和纪念。


李志尚简介(1916.12.21—2017.3.12):河南洛阳人,1938年毕业于国防医学院(原名军医学校),1946年考取河南省、洛阳市官费留学生赴美国留学,先后就读于圣路易斯的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和堪萨斯州医学院并获硕士学位。这期间,他在导师Stowell指导下,完成了题为《肝损伤修复的组织化学变化》等数篇学术论文。1950年归国,先后在原武汉大学医学院、汉口协和医院、中南同济医学院(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从事病理工作,1953年起,调至广西医科大学,长期从事病理学教学及科研工作,是国内开展病理尸检较早的病理学家,对国内尸检领域具有突出贡献。著作有《病理尸检-技术与诊断》,该书是我国首部全面叙述病理尸检工作的专著,另著有《病理尸检诊断指南》。先后在国内外杂志发表医学论文70余篇,其中有与国内15所医学院校协作统计分析2万余例器官的正常重量,首次得出我国男女各年龄段器官的正常数值,填补了我国一项医学空白,被列入《中国科技成果大全》。曾获国家教委“从事高校科研工作四十年成绩显著”荣誉证书,2015年获中华医学会病理学分会“中国病理事业突出贡献专家”荣誉称号。


孜孜好学,从小开始

 

李志尚1916年出生于河南洛阳市,兄弟四人,排行第二,其父是位小职员(曾在邮局、煤矿、慈善团体等多处做过类似会计的工作),收入微薄,但四个儿子都学有所成:李志尚的大哥李秉德,原甘肃师范大学教育学教授,曾任该校校长,已去世;大弟,李恒德,清华大学材料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小弟,李俊德,河南省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已退休。兄弟四人中,尤以李志尚的求学经历颇为坎坷。


李父李吉生

李母 席生香


李:我记得小时候家境算不得好,但是做职员的父亲在孩子求学这个观点上很执拗,发誓再苦也要让我们兄弟四个能读书。我初中的时候读的是一所养蚕的学校,之所以选这个(学校)上学,因为这所学校是免费的,算是现在的职业学校吧。我在这个学校没读多久,大概两年时间,就考上了河南大学附属中学,当然这所学校也是免费的。我上的学校都是免费的,一来不需家里过多负担,二来我一贯成绩很好,考哪所学校都能考上。中学毕业之后,我又考上了国防医学院。


青年时期的李志尚


李:当时我在国防医学院上学,这是所军队医学院,也是不收学费。

    

问:为什么选择学习病理学这一专业?

    

李:当时所学的科目很多,各个系也分得很细,有医学系、牙医学系、药学系、护理学系、生物型态学系、生物物理学系、生物化学系、医学生物形态学系、物理医学系、内科学系、外科学系、社会医学系、卫生勤务学系、医事技术学系等十四个系。我觉得病理老师不仅人很和气,课也讲得特别好,它让我对这个学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所以我选择了专攻病理学。

    

问:学校设在什么地方?在哪所城市?

    

李:还记得学校经过了好多次搬迁,那应该是在八年抗战时期,学校随战况演变几度迁校,日本人打进来,民国26年(1937年)迁往广州,民国27年(1938年)日军在广东惠州登陆,学校以广西大墟为校本部与医科驻地,随着战事吃紧,学校在民国28年(1939年)全校再度迁往贵州安顺,由军医署第十二重伤医院为教学医院,当时还在西安、云南设立了分校。到了1946年抗日战争胜利后,以上海市立医院及抗战时期的日本军医院为校址,占地大约150万平方公尺,与陆军卫生勤务训练所及军医预备团合并复校。


说到我的出国留学,这其中也有故事,有点曲折,1944年,我已经笔试考上了军医留美生院的出国留学生,但没有想到那时赴美留学,要求必须没有砂眼,所以1945年那次我未能成行。后来我改投国民政府教育部的留美自费生,并争取到了河南省、洛阳市两级地方政府每半年官费600美元的留学资助金,终于实现了期盼已久赴美留学的理想。


回国之路漫漫艰辛


在美留学时与同事孩子的合影

    

李:到了美国之后,我先后就读于圣路易斯的the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School of Medicine (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和University of Kansas堪萨斯州医学院,导师Stowell很喜欢我,我很幸运,我想我获硕士学位应该出于恩师对我的好感罢(李老谦虚且幽默地微笑讲述)。


1949年10月,新中国宣告成立的喜讯传遍了大洋彼岸,我在留美科学工作者协会(由中共地下党组织领导)的号召和帮助下,毅然决定返回新生的祖国。可是回国的过程却充满艰辛,因为我在美国毕业时朝鲜战争已经爆发,中美之间已经没有船运,我打听到加拿大有个航空公司的飞机要到香港,而这家公司的办事处在西雅图,我就带行李到了西雅图。可是美国不许这家航空公司飞这条航线,我只好在那里住了两三个星期,急得不得了。这时突然接到一封来自美国总统轮船公司的信,通知我他们有船从旧金山开往香港,20多人一起去,免费。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们是怎样联系到我的。船到香港后,没有让人上岸,接着就在警察的监视下,用火车送我们到了中国边界,国内这边有广东省人民政府派专人迎接。

 

1950年夏—1953年夏,武汉工作的三年时光

    

1950年夏至1953夏,李志尚教授在武汉度过了归国工作的三年时光,这短短的三年,给他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问:您是如何进入协和医院工作的?

    

李:回国前武汉大学医学院有信给我,聘我去当教授,那里很缺人,那时武汉大学医学院在武昌,学校的学生还没有上病理课,我没有教学任务,而那时协和医院因原来的一位英国人走了,缺人,要我去,就去任检验科主任兼任病理科主任。医院当时没有病理科这个组织(科室),它是化验科的一个部分,化验科就是查血、尿等常规,我还记得化验科的副主任是个女的,由武汉大学医学院派去的。

     

问:当时的工作环境以及武汉协和医院又是个什么样子呢?

    

李:(武汉)协和医院当时科室很全,内、外、妇、儿、骨科都有,内科主任姓吴,外科主任姓管(对,是管汉屏),协和医院是英国人办的医院,那时中南卫生部派军(党)代表进驻协和医院,军代表姓田,叫田华(音),大家都听从他的指挥。协和医院(前身)是教会医院,有(自己的)小学,院子里还有个学校叫博医技专,这样的学校在全国不多。协和医院(在中南片),是最大的医院,最大的学校,最大的技专。


照片摄于武汉协和,图中从上至下依次为

李俊德(弟) 李志尚 王子兰(妻)

李吉生(父) 席生香(母)王X氏(岳母)

李璨(二子) 李璇(侄女)李璋(长子)


李玮(长子)李璨(二子)李璇(侄女)摄于五十年代武汉协和医院


(武汉)协和医院环境不错,旁边有个公园,我刚到协和时,我们家住的房子四周都被玻璃墙围着,听说原来是外国人住的。后来协和医院新建了教授楼,我们就搬过去了。那段时间我看到国家欣欣向荣,对共产党很有好感,我工作很努力,做解剖,看活检,协和医院的党代表田华对我评价很高。那时虽然有很多政治运动,但用时不多。对于军代表田华,有人说他太作了,打击了很多人,但他对我还是蛮好的。(记得)“三反”运动后需要给每个主任写评价,田给其他人的都是有错,唯独对我评价很好。中南卫生部宣传部长来协和医院,田华让我出席,我说:“共产党是很欢迎知识分子的!”

 

问:能讲述下您当时开展病理工作的情形以及取得了哪些成绩吗?

    

李:我的表现比较积极,那时除了在协和做病理检查工作之外,我还在同济教病理课,教病理的老师就我一个,没有教材,我就自己编讲义。当时工作还是很有效率的,跟学生的关系很好,那帮学生也不错,都很有成就,其中有当上同济医院院长的,还有一个当上了卫生部部长,有个学生调到了广西,现在澳门,月月都和我有联系。


李志尚上世纪50年代与中南同济医学院病理学科的同事合影

左一为杨述祖,左六为沈琼,右二为武忠弼,右一为李志尚


1953年出版的《病理剖检技术》

 

此外,我白天在科室里忙工作,晚上回到家里我就编写我的书,这本书是关于病理尸检技术方面的,主要是根据华盛顿大学Dr.Moore教授编的书,再加上一些中国的资料编写而成,后来我父亲帮我用毛笔全部誊写了一遍,写好之后,我把稿子交给了中南卫生部的一个处长,他后来到了中央卫生部,又将稿子交给人民卫生出版社进行了出版,书名叫《病理剖检技术》。那时中国关于这方面内容的书基本是空白,那本书的影响很大,应该是中国第一部完整的关于尸检的书。听说,有个病理老专家吴教授(他后来在军事医学科学院)办了一个病理师资班,他对学生说,李志尚就是他们没见面的老师。这些学员后来都成为中国的病理专家,(上述对我的评价)这是有些学员后来告诉我的。1953年中国病理学会成立时,我是最年轻的委员,我也是中国病理杂志最年轻的编委。

     

李志尚工作照(资料图)


问:在武汉协和医院病理科工作期间有哪些难忘的人或事吗?


李:病理科的医生就是临床医生的老师。我记得当时病理科有位叫沈琼的医生,他后来调到河南郑州,研制出食管细胞采取器,他发明的这个工具,表面很粗,推下去,拉上来,可以看到很多病变的细胞,建立了食管拉网细胞学方法,解决了食管癌和癌前增生的早期诊断问题。当时还有两个技术员,一个姓左,左右的那个左,一个姓王,年纪都很小。

    

印象中比较深刻的事有几件,其中一件是血吸虫病在协和以前,有个英国医生他看过不少,他把虫子当作肿瘤细胞,其实差别很大的。

    

还有一件事后来发表在《中华医学》杂志上,文章名为《胸骨穿刺意外死亡》,我用文字记录了这一事故。当时我是被请到铁路医院做尸检,有个工人(患者)在那家医院做胸骨穿刺死了,工人们不满意医生的治疗,所以我到那里做解剖(找死亡原因)。

    

尸检的时候,首先进行尸体胸骨厚度测量,教科书曾提到,胸骨穿刺针长度在1 厘米以内是相当安全的。可是,1 厘米的穿刺深度在某些病人仍然可以发生意外,尸检得出的结论——这次事故是因为医生在穿刺时,穿刺针穿破了右心房造成死亡。这属于医生的失误操作导致的医疗事故,尸检报告的出具无法辩驳,后来我还专门到法院对质,作为法官判决的依据。

 

另外,我们还做了很多夏季脑炎(病理),所谓夏季脑炎,就是蚊子传播的疾病。我们做得最多的是小儿科,还开展临床病理讨论会。

 

问:除病理科之外,还有哪些人给您留有印象?

 

李:外科主任管汉屏,他住我楼上,(我们)来往不多,(印象中)他个子不高,性格很要强,和内科主任的好脾气完全相反。他做事很认真,比如说做手术时,不允许出一点差错,要是手术室护士递错了器械,他就一下扔出去,这也说明他对工作的严格要求。

 

还有当时的院长姚克方,我住一楼,他住三楼,他是湖南湘雅(医学院)毕业的,民主人士,很和气,没有架子,我当时30多岁,他是50多岁的老人。

 

作别江城,再战南国


三次赴桂授课

     

问:您是为何离开武汉,转到广西南宁工作的呢?


李:在武汉的三年,先在协和,后来到航空路本部,期间还搬过几次家。在武汉的第三年,也就是1953年,突然院长通知我,说中南卫生部要调我到广西,之前我曾到广西医学院(桂林)代了三次课,每次几个月,跟学生关系很好。那时的院长是韦必克。有一次,中南卫生部的部长到广西视察,广西医学院的院长和书记就要求把我调来。

 

对武汉协和医院建院150周年以及病理科同仁的寄语

    

李:一个医院能有150年的历史,在国内也不多的,希望、祝福武汉协和这样光荣的医院越办越好!

    

祝愿(武汉)协和病理科的同事工作顺利,做出更多的成就,给老百姓,给我们的群众造福!



附:

李志尚教授曾担任《中华病理学》杂志第一、二、三届编辑委员会委员,2000年为《中华病理学》杂志创刊五十周年题词:



李志尚教授随题词去函如下:

承蒙盛意嘱为杂志创刊50周年纪念题词,谨遵命以之献丑,并申贺忱。我当年能跻身为第一届编委,并非由于有真才实学,实由于几位老一辈病理学家的提携,现老一辈学者已凋零待尽,幸逢盛世,俊英辈出,使病理学杂志更加精彩,使病理学日趋繁荣,各位编委及编辑部同志尽了很大力量,谨申谢忱,并祝中华病理学杂志日趋繁荣完美。



相关文章推荐:


欢迎供稿或提供新闻线索   邮箱:yijiechunqiu@qq.com


长按二维码后关注本微信公众号,

可及时获取我们的更多精彩文章。



Copyright © 威尼斯人国际网站@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