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国际网站

医院人脸识别药代,不备案就抓人!诺华在华被起诉,55家药企被告调查,卫计委公布100个城市要降药价

财富观察2020-02-13 15:12:06

昨日(6月22日),赛柏蓝从知情人士得到消息,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正式开始试用人脸识别系统来“抓”医药代表了!

 

360°无死角“抓”药代

 

据赛柏蓝了解,6月22日是上海第十人民医院第一天试运行,未来将按软件提示,要求保安拦截没有登记在案的医药代表。

 

从知情人士提供的截图可以发现,人脸识别系统配备手机客户端,操作十分方便,监控摄像头遍布医院及医生诊室内,一旦监控到人像和系统内医药代表照片相符,即报警提示,等候下一步处理。

 

人脸识别“抓”药代的由来

 

去年12月24日,在央视播出了一则历时8 个月的调查,暗访 6 家医院,曝光了医药代表与医生的诊内交易后,舆论瞬间将矛头指向医药代表,各地卫计委和医院也迅速行动起来,展开一系列针对医药代表的“封杀”行动。

 

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紧接着在12月27日召开“2016年度供应商廉洁诚信警示教育大会”。


会上,供应商与医院签署了廉洁购销协议,指定销售代表洽谈业务,销售代表必须在医院指定地点商谈,不得到住院部、门诊部等推销产品,严禁以任何形式给予回扣和好处费。如有违反,医院将终止购销合同,并向卫计委报告。

 

今年3月份,有上海地区药代表示收到十院精神文明办的短信,告知将开展与十院合作供应商的各类工作人员及销售代表拍摄个人照片工作。

 

从以上一系列行动看来,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运用人脸识别系统来“抓”药代并不无可能。据了解,已经备案的药代将不在被“抓”的名单内,保安要抓的是没有在医院备案,但是频繁出入医院及诊室的非就医可疑人员。

 

而即使是已经备案的药代,如果摄像头监控到其在医院内走进不相关科室,又或者多次出入医院及科室,系统亦会报警提示,相关产品及企业信息也会提示,那么按规定,违反的企业就很可能会被停药。

 

人脸识别系统或被推广

 

据知情人士透露,除了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外。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上海华山医院等数家医院,也将于近期推行类似的系统,未来,很可能会将此模式在上海全市医院推广

 

其实,人脸识别系统,早几年开始就已经陆续在医院运用了,主要应用于防医闹、防号贩子、医保在线支付等等。但是,用来“抓”药代,还是第一次听说。


(图片来源:网络)


笔者以为,这个系统用于防医闹、黄牛、小偷是非常有必要的。而医药代表是一个正当的职业,已被正式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不是违法人员,为什么被像医闹、黄牛、小偷这般对待?未来,如果医药代表挂号正常去医院看病,也被人脸识别系统识别出来,也要被“抓”吗?

 

据业内人士透露,在去年年底央视曝光药品回扣后,上海对于医生和医药代表的管理确实严了很多。有很多医院相继被传出发布严禁接待医药代表,禁止医药代表进入诊疗区域的通知,但是,真正贴通知出来并没见到过。目前,主要也是医生回避较多,动真“抓”药代的不会太多。

 

其实,广大药代同行也同样迫切希望行业环境不断得到净化,能阳光工作,实现自身价值。希望未来类似的人脸识别系统真正用来防医闹、黄牛、小偷,而不是将矛头指向医药代表。


来源:赛柏蓝    作者:半夏




55药企被立案调查


来了,总局发通告:60批次药品抽检不合格,55药企被立案调查!还是中药饮片。

 

55药企被立案调查

 

6月22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2017年第97号通告:60批次中药饮片不合格。

 

通告表示:55家企业生产的60批次60批次浙贝母不合格。不合格项目包括性状、含量测定、二氧化硫残留量。(详见附件)

 

总局表示:对于不合格的中药饮片,相关省(区、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采取查封扣押等控制措施,要求企业暂停销售使用、召回产品,并进行整改;并要求生产企业所在地省(区、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上述企业生产销售不合格药品的违法行为进行立案调查,三个月内公开对生产销售不合格药品相关企业或单位的处理结果,相关情况及时报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

 

有异议可申诉,属实重罚

 

在通告中,有17批次的药品标示生产企业否认为该企业生产。

 

对此,总局表示,在立案调查工作中,企业对产品真实性有异议的,可以向所在地省(区、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提出。被抽样单位所在地省(区、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接到对不合格产品真实性异议的通报后,要立即立案调查,追溯产品来源。

 

如确属标示生产企业生产的,由相关省(区、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生产企业从重处罚。

 

▍大多数是二氧化硫残留

 

在此次通告的60批次不合格中药饮片中,有45批次的不合格项目为:[检查](二氧化硫残留量)。

 

硫黄熏蒸中药材是以硫黄燃烧生成的二氧化硫气体直接杀死药材内部的害虫,是传统习用且简便、易行的方法。尽管适量且规范的硫黄熏蒸可以达到防腐、防虫的目的,但标准掌控的不规范也能造成残留超标。

 

据了解,国家相关主管部门正在进行硫黄熏蒸替代技术的研究。

 

附:60批次不合格中药饮片名单



来源:赛柏蓝    作者:郁米

 



卫计委公布最新改革!100个城市要降药价

 

改变或许比你预想得更快、更猛烈。

 

卫计委最新改革:100个城市

 

21日,国家卫计委网站宣布启动DRG收付费改革试点———这一消息曾于2017年6月2日在国家卫计委网站挂出,此番再度强调,市场分析认为,意在向市场释放DRGs改革的进一步信息。



 

根据昨日卫计委公开的信息,当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在广东省深圳市召开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Diagnosis Related GroupSystem,DRGs)收付费改革试点启动会。

 

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培安在会上要求,DRG收付费改革试点是今年医改工作的重点任务之一,试点地区所在省份要大力支持试点地区工作,并积极推动有条件的地区和医疗机构,根据国家试点要求开展试点工作。他指出,国内外经验证明,收付费方式改革是促进三医联动改革的有效抓手。

 

公开资料显示,本次试点采取的是三个城市的公立医院和3个省市级医院同步开展试点,其中广东省深圳市、福建省三明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克拉玛依市是三个试点城市,福建省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福州市第一医院、厦门市第一医院三家医院是试点医院。

 

2018年底,三个试点将会做出初步评价,试点有望在2019年扩大到50个城市,2020年扩大到100个城市。

 

此前,广东省深圳市、福建省三明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克拉玛依市已分别明确了多家医疗机构参与试点,另外福建省确定了3家省级医疗机构参加试点,形成了DRG收付费改革“三+3”试点格局。

 

早先的6月2日,国家卫计委在深圳召开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收付费改革试点启动会,深圳市将9所公立医院确定为DRGs收付费改革的试点医疗机构,其中1-2家将于今年年底前率先启动这项改革。

 

据深圳市卫计委介绍,2016年5月,深圳市卫计委、深圳市公立医院管理中心、深圳市发展改革委、深圳市财政委、深圳市人力资源保障局等部门就联合设立了深圳协作组,开展病案首页数据标准化、格式化、信息化,以及病案数据的分组和分析等基础工作。

 

在此次获得国家试点城市之前,深圳就开始尝试手术打包收费模式。

 

公开报道显示,福建三明则从2016年开始开展住院费用全部按病种付费工作,当地医保部门确定了609个病组,比如阑尾炎这项疾病,就被分为“具有复合诊断的阑尾切除术,伴有一般并发症或伴随症”等四个种类。医保部门按照定额标准支付给定点医疗机构。如果医院能通过改进管理或精简流程节省费用,省下的费用可归入医院的医务性收入。

 

事实上,近年来,DRG已经在监管层形成了共识。

 

2017年初,国家发改委网站公布《关于推进按病种收费工作的通知》,这份由发改委会同卫计委、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联合发出的通知,宣布在2011年试点基础上进一步扩大范围,对320个病种实行按病种收费,并公布了白血病、肺癌、乳腺癌、宫颈癌、糖尿病等病种目录,供各地在推进按病种收费时使用。

 

中药企业:“很受伤”?

 

自上而下迅速铺开的DRG面前,临床常常被用做辅助用药的中药类产品或许正在体会不同的滋味。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康缘集团董事长萧伟此前曾就这一问题公开表示,新一轮深化医改的进程中,国家将采取‘按病种付费’等措施,来确定基药和医保目录品种及定价,这对于合理控制医药费用、减轻群众负担具有积极作用,应大力支持——“但是‘按病种付费’可能将导致使用中药无法报销或影响中医药发展,这也是改革中不该忽略的方面。”


萧伟说,“按病种付费”中的“病种”基本采用西医的病名,然而无论是中药基药品种还是医保品种,很多中成药说明书中的功能主治项下缺少西医病名的称谓,因其无法“对号入座”,势必导致中成药面临无法医保报销的局面,这将严重制约中药产业发展。

 

他建议,鉴于目前众多中成药缺乏西医病名表述,政府主管部门应出台统一的中医、西医的病-证对照表,以便于按“病种”支付的实行。

 

此前,《广州日报》报道指出,行业观察人士透露,DRG或许意味着在药品市场占据绝大部分份额的医院渠道,将引发一场“地震”,相关疾病用药领域的药企会“人人自危”。

 

据分析,临床中成药用药或遭遇锐减。“现在提倡中西医结合治疗,但在各大疾病领域,中医治疗基本是作为辅助手段进行,而且很多中成药本就属于预防治疗类用药,所以在药价控制情况下,这类非关键性用药很可能不开或少开。”该人士表示。

 

而实际上,包括北京、山东等多地也正在探讨中药“按病种”打包付费的可能性。

 

5月,威海物价局公布《关于继续执行第一批中医优势病种按病种收费项目及收费标准的通知》——此前的2015年,威海市卫生计生委、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下发了《关于公布威海市按病种收费中医优势病种及收费标准的通知》(威价发〔2016〕16号),将试点病种数量扩大至36个,试点范围由传统骨科优势病种扩展至其他中医优势病种,全部实行按病种收费。



 

来自威海物价局的测算数据,36个中医优势病种单病种收费标准约占西医收费标准的89%,试点工作开展以来,累计节省患者支出3400多万元,节约医保资金支出2600余万元,中医骨科优势病种和其他优势病种治疗患者例数同比分别增长100%和30%以上。


 来源:赛柏蓝    作者:特洛伊




诺华公司因行贿事件被起诉

 

韩国反垄断部门以不正当竞争的罪名起诉诺华(韩国)公司,并处以约45万美元的罚款。

 

韩国公平交易委员会表示,诺华在2011年至2016年期间,共花费约700万美元用于资助医生参加海外学术会议,以换取医生更多使用诺华公司的药品。而在韩国,制药企业虽然可以向行业协会捐款,以资助其召开学术会议,但是直接资助特定的个人参会,却是违法的。

 

诺华公司表示,经过公司内查,确实发现违反了行业自律标准的行为,这一行贿的行为严重地违反了公司的政策。我们将加强合规职能,并重新设计现场人员评估系统,杜绝这种行为的再次发生。

 

据悉,今年早些时候,韩国食品药品安全部因行贿事件,已对诺华公司开出罚单,并暂停了诺华三款药品的医保报销资格。

 

今年四月,韩国健康与福利部向诺华公司追加5000万美元罚款,同时暂定了Exelon(用于治疗阿尔兹海默症和帕金森症引起的痴呆)和Zometa(用于治疗肿瘤引起的高钙血症)三个月的医保报销资格。与此同时,诺华在希腊也同样面临着行贿的指控。但诺华的坏运气似乎并未就此终止,美国司法部在反海外腐败法的背书下,也将对诺华的行贿行为展开调查。


来源:生物谷



药企老总被判6年,牵出多家医药公司


6月22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告张建津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天津市医药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张建津,利用职务便利,为天津裕良、北京凯德思达医药、广州鼎康医药等多家公司在企业经营等方面提供帮助,并且多次非法收受张某、李某等人给予的现金、外币和银行卡等财物,共计折合579.72万元。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罚50万元。


判决书显示,被告人张建津,男,1956年10月26日出生于天津市,汉族,在职研究生文化,系天津市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住天津市河西区。2015年12月11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天津市第一看守所。


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津检二分院公诉刑诉〔2016〕10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建津犯受贿罪于2016年12月1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4月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派检察员温德强、代理检察员张硕、韩佳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张建津及其辩护人李金某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经审理查明,2007年至2015年,被告人张建津利用担任天津医药集团党委副书记、书记、董事长及总经理,职责主管党政、行政及董事会全面工作职务上的便利,为天津裕良公司、北京凯德思达医药公司、天津盛某公司、广州鼎康医药公司在企业经营等方面提供帮助,多次非法收受张某1、李某、张某2等人给予的现金、外币和银行卡等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579.72063万元。


其中,2007年至2015年间,被告人张建津利用担任天津医药集团党委副书记、书记、董事长及总经理职务上的便利,负责主持天津市南开区铜锣湾广场房地产项目整体转让及善后工作事宜。


为使天津裕良公司在与天津医药集团所属企业天津隆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隆某公司)合作经营中,全额收回投资款项及获得最大收益利润等提供帮助。张建津先后多次在办公室、居住地附近及天津市和平区南京路威斯丁酒店公寓张某1的住所处等地,非法收受天津裕良公司董事长张某1给予的银行商联卡和现金人民币共计273万元。


此外,张建津在出国(境)期间,多次非法收受张某1给予的180万元日元、10万元港元、9万元美元(共计折合人民币79.56933元)及20万元台币。


2009年至2015年间,被告人张建津利用担任天津医药集团党委副书记、书记、董事长及总经理职务上的便利,为使北京凯德思达医药公司获取天津医药集团所属企业津康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头孢地尼胶囊”(世扶某)和天津市中央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头孢地尼分散片”(希福尼)两款药品,在国内唯一合法的总代理经销商提供帮助。张建津先后三次在办公室、居住地附近,非法收受北京凯德思达医药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李某给予的银行卡和人民币共计210万元。


2007年至2015年间,被告人张建津利用担任天津医药集团党委副书记、书记、董事长及总经理职务上的便利,为天津盛某公司承揽天津医药集团形象设计、国内展会布展等装潢广告业务提供帮助。春节期间,张建津先后多次在办公室等地,非法收受天津盛某公司张某2给予的商联卡和人民币共计11万元。


2009年初,被告人张建津利用担任天津医药集团党委副书记、董事长及总经理职务上的便利,擅自个人决定将天津医药集团所属企业,天津中新药业(600329,股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第六制药厂生产的“清咽滴丸”药品在国内唯一合法的代理销售业务指定给广州鼎康医药公司经营。2015年3月间,张建津出国考察途径广东省广州市,非法收受广州鼎康医药公司法定代表人高某译给予的1万美元,折合人民币6.1513万元。


法院认为,被告人张建津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受贿罪。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等相关规定,被告人张建津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扣押在案的赃款人民币579.72万元,依法上缴国库。

来源:和讯股票



中药配方颗粒试点要全面放开?!



来源:赛柏蓝智库      作者:杨志

 

广东省中药配方颗粒试点要全面放开了?!

 

砰!平地一声惊雷。


近日,朋友圈流传一份署名为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发布《广东省中药配方颗粒试点生产申报指南》,被业界视为是在广东省范围内将要正式放开中药配方颗粒的试点生产了!

 

因为在正文的申报条件中明确规定“申报企业必须持有《药品生产许可证》,具有中药饮片的生产能力,同时必须具有中药前处理及提取车间、颗粒剂生产范围,符合《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要求。”

 

笔者通过对广东省中药相关企业GMP认证资料筛选发现,目前除广东一方和华润三九外,至少还有8家药企符合上述基本条件:


(注:因为GMP认证是动态的,该资料或不完整,供参考)

 

不过,由于目前该文件仅限于网上流传,也没有明确的具体推进时间表出台。

 

中药配方颗粒关注度越来越高

 

自国家食药总局2016年3月1日《中药配方颗粒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结束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以来,就有众多行业专家预期中药配方颗粒试点放开在即。

 

更有甚者,当时不少业内人士也纷纷预计国家中药配方颗粒全面放开政策会在去年年内出台,打破此前仅有6家试点企业生产的局面。

 

然而,一年多时间过去了,国家局的正式文件依然没有发布,众多专家和业内人士的预期落空。

 

尽管国家总局官方的中药配方颗粒试点放开的文件目前仍无下文,但是不可否认,人们对中药配方颗粒的关注热度却是越来越高。越来越多的企业跃跃欲试,以期在试点政策放开后抢占先机。

 

目前有多家企业开始开展了中药配方颗粒相关业务的各种准备:



 由于中药配方颗粒国家正式试点放开的文件并没有发布,现有的几家试点企业仍然共享现有的市场,这些企业均快速增长,据查询相关资料发现,除南宁培力外,其他企业的2016年的增长速度均在20%以上。

 

至2016年中药配方颗粒合计市场销售收入超过90亿元——其中,中国中药(配方颗粒公司为江阴天江及其子公司广东一方)合计销售43.59亿元,占市场近50%的份额;其次为红日药业的子公司康仁堂,2016年录得18.78亿元,瓜分20%以上的市场;华润三九及四川新绿色销售收入也均在10亿元以上。南宁培力市场规模相对较小,目前收入不到5亿元(5.36亿港币)。

 

中药配方颗粒试点放开是必然趋势

 

目前,中药配方颗粒市场仍然由几家试点企业瓜分,但是试点全面放开是必然趋势。

 

从试点的时间周期来看,从20世纪90年代中药配方颗粒产生以来,试点已经超过了20个年头。支持放开的主流观点认为,如果长期试点而不放开,整个行业处于裹足不前的境地,不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只有各个企业充分竞争,才会促使各个企业的撸起袖子来提升自己的产品和销售,从而把整个行业的市场蛋糕做大。

 

以全球视角来看,国际市场中药配方颗粒发达程度超过了中国。日本、韩国、台湾地区在70年代便开始研制浓缩颗粒剂,产品均列入国家和地区的医疗保险,其产业化程度和国际市场占有率比我国大陆地区要高的多。以日本为例,现有汉方药厂40多家,骨干剂型即为汉方颗粒剂,日本多数汉方药厂在浓缩颗粒剂的开发研究领域均取得了瞩目的成就。

 

从市场地位来看,中国内地中药配方颗粒的市场渗透率仍然较低。据摩根士丹利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在市场渗透率方面,日、韩、台湾地区远远高于中国大陆。台湾地区高达90%,日本达到80%,韩国也有15%,而中国大陆仅有5%。日本根据临床随证配方,目前约有2/3的日本医生在临床中应用颗粒剂,产品销往欧洲等地。

 

当然,也有反对之声认为目前整个中药配方颗粒行业的发展还存在许多问题,也没有整个行业的统一的标准,全面放开的条件还不具备。

 

尽管中药配方颗粒也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是相比于中药饮片来说,更适于工业化生产,因此更容易规范、更可控、更容易存储、更易于实现监管,中药配方颗粒的全面放开是必然趋势。

 

如果国家中药配方颗粒试点放开文件也以流传文件中申报条件为最基本条件,剔除目前已是中药配方颗粒生产试点企业外,还有至少有23个省份有近180家企业同时通过了颗粒剂、中药前处理和提取车间的2010版GMP认证范围。假设未来有10%的企业正式投入中药配方颗粒的生产,则未来至少还有18家企业介入该市场。

 

虽然目前仅有一省网传涉中药配方颗粒全面放开的政策文件发布,但是往往一个消息的流传都不会是“空穴来风”。

 

笔者认为,一旦有一个省份正式发布相关放开文件,其他省份或会陆续跟进。甚至,国家版的相关政策文件的发布也会为期不远。





来源:财富观察综合赛柏蓝、腾讯证券

声明: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



财富观察   caifuguancha


关注财富观察,关注不一样的财富生活,提供行业内权威专家和财经专业人士对国内外经济和金融市场的独特视角论述,展现经济发展趋势,通过分享财富及金融资产管理行业的案例,把握其运营思维和模式,减少投资风险,倡导财富新主张。

欢迎投稿和加入我们的线下圈子,邮箱:caifuguancha@qq.com,微信号:zyi088



推荐公众号:


一带一路国际资讯(微信号:BNDNEWS)


汇聚“一带一路”各国最高端的人脉资源,权威专家指导,发布最新的商机资讯和商务考察活动,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企业投融资交流和跨境电子商务发展。实现信息共享,助力中国企业走出去,传播中华民族文化精髓,促进经济文化交流、共通和繁荣。

欢迎投稿和加入我们的线下圈子,邮箱:BNDNEWS@qq.com,微信号:zyi088



Copyright © 威尼斯人国际网站@2017